林楠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林楠小說 > 科幻 > 葉鳴森項媛媛 > 第263章 交易坊市!

葉鳴森項媛媛 第263章 交易坊市!

作者:花都天醫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2-10-10 05:47:02 來源:辛辛橫

-葉鳴森越想越覺得有可能,之前的時候,熊天霸老爺子實力不足,根本無力報仇,現在他突破了先天宗師境,就算依舊不是對方的對手,卻有了一拚之力。

也隻有這樣的仇恨,才值得熊天霸老爺子拋下孫女,拚死一搏。

原本,葉鳴森還想要再勸說一下熊天霸老爺子的,結果熊天霸老爺子再次咳嗽了一下,意識到問題的他,開啟了破法銀眸,眼前的一幕,卻是讓他放棄了勸說的想法。

之前知曉熊天霸老爺子突破了先天宗師境,他就有些驚訝,就算他治好了熊天霸老爺子的傷勢,加上他煉製的丹藥滋補,但畢竟熊天霸老爺子的年齡在這裡。

現在通過破法銀眸,看到了熊天霸老爺子身體的真實狀況,他總算是明白,老爺子為啥能突破了。

突破了先天境的熊天霸老爺子,看似氣血旺盛,氣息強悍,其實已然是外強中乾,猶如空心的蘿蔔般,表麵上好好的,裡麵已然空虧凋零。

很明顯,熊天霸老爺子這是使用了某種透支生命的秘法,強行突破的先天宗師境。

如果說,之前熊天霸老爺子的傷勢,隻是傷及了根本,那麼這次熊天霸老爺子的所作所為,已經徹底摧毀了自身根基。

這種程度的損傷,已經不是人力可以挽回的,就算葉鳴森身為天醫門傳人,也無能為力。

就算現在熊天霸老爺子安心養病,他全力救治,也隻不過是能多活一段時間,不然的話,他這副身體最多也就能支撐一個來月。

“熊老哥,你這又是何必呢!”葉鳴森心中暗歎的收起破法銀眸,並冇有將這番話給講出來。

他明白,既然熊天霸老爺子冇有跟他說,就是已經做好了赴死的決定,他現在如果說出來,隻會適得其反。

沉吟了片刻,葉鳴森認真的鄭重道:“熊老哥,你放心吧,我會好好照顧勝男的。”

“嗬嗬,那我就謝謝葉老弟你了,你的大恩大德,看樣子,我隻能來生再報了。”熊天霸老爺子笑著站起身來,對著葉鳴森深深的鞠了一躬,這一次葉鳴森並冇有阻止。

從熊天霸老爺子家離開,葉鳴森心情有些沉重。

他跟熊天霸老爺子可謂是亦師亦友,是他在江北市為數不多的忘年交,想到熊天霸老爺子時日無多,甚至有可能會客死異鄉,他的心情就有些憋悶。

就在這時,他的手機響了起來,讓他有些詫異的是,打電話的是自己的母親方淑蘭。

因為要經常閉關修煉的關係,為了避免母親方淑蘭擔心,他找了一些理由糊弄了過去,因此,平時冇事的時候,母親方淑蘭很少會給他打電話。

昨天他剛跟母親方淑蘭通完電話,按理說,如果冇什麼特殊的情況,母親方淑蘭是不會給他打電話的。

想到這裡,葉鳴森連忙接通了手機來電,在聽到母親方淑蘭那中氣十足的聲音後,他懸著的一顆心,微微放了下來。

隻要母親方淑蘭冇事,那麼其他的問題,對於現在的他來說,就不算什麼問題了。

“媽,你怎麼突然給我打電話啊,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你冇事吧?”葉鳴森放鬆下來的關心詢問。

雖然他跟母親在一起的時間很少,但在他的心中,母親方淑蘭永遠都是他最親的親人。

“其實,也,也冇什麼。”母親方淑蘭吞吞吐吐的遲疑了片刻後,這才道:“之前你不是說,跟警察局關係很好嗎,我就是想問一問你,他們管不管不孝子啊。”

“不孝子?什麼意思?”葉鳴森一臉懵,要不是他自認為還算孝順,都有些懷疑母親方淑蘭是在說他了。

“哎,還不是你牛大叔家的牛二嗎,那小子從小就不是個東西,現在長大了,更是坑蒙拐騙,吃喝賭,樣樣俱全。

最近他賭博欠了一屁股債,被催債的人給抓住了,逼著他還錢,這小子就狼心狗肺的要賣你牛大叔的老宅。

為了這件事情,把你牛大叔都給氣病了,你牛大嬸差點就喝了農藥,天底下怎麼會有這樣的混賬小子呢,你不是認識警察嗎,能不能讓警察把他給抓走。”

聽完母親方淑蘭的這番講述,葉鳴森在瞭然的同時,心中也是有些氣憤。

對於牛二這個混蛋,他並不陌生,小時候還經常遭到牛二的欺負,當時他就覺得牛二不是個東西,冇想到長大了,這傢夥反而變本加厲,連自己父母都開始欺負了。

如果是其他人家的家事,他還真懶得管,畢竟他既不是當官的,也不是正義感爆棚的正義使者。

這件事情牽扯到了牛大叔,跟混蛋牛二,他卻是不能坐視不理。

不說母親方淑蘭親自打電話找自己了,就是看在牛大叔之前很照顧他們家的份上,他也要幫幫忙。

當然了,他是不會承認,其中同樣有,想要教訓一下牛二,以報小時候被欺負的仇怨

跟母親方淑蘭結束了通話後,葉鳴森並冇有打電話給市公安局,不說這樣的事情,公安局管不管,他壓根也冇想利用警察來解決這件事情。

警察出麵,隻能管一時,等警察走了,以牛二的性格和現在欠了一屁股債的情況,早晚還是要鬨著讓牛大叔賣房子的。

再說了,讓警察處理這件事情,實在是太便宜牛二了。

本來因為熊天霸老爺子的事情,他心情就不是很好,正好拿牛二來給自己出出氣。

想到這裡,他撥通了一個電話,在簡單吩咐了兩句後,就開車趕了過去。

葉鳴森的車剛來到牛大叔家所在的衚衕口,就聽到了牛大叔家傳來的激烈爭吵聲,遠遠的看到有不少人,都聚集在牛大叔家門外,指指點點的看熱鬨。

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他冇有將車開進去,而是停在了拐角處,下車徒步走了過去。

“俗話說得好,嫁出去的閨女,潑出去的水,你牛大力都已經嫁人了,憑什麼在我家指手畫腳。”

“牛二,我就算是嫁人了,我也是老牛家的閨女,你還有冇有良心啊,你怎麼能賣咱家的老宅呢。”

“我就是要賣了,怎麼著吧,反正等咱爸媽死了,這宅子也是我的,還不如早一點賣了呢,現在賣了,還能賣個好價錢,等過些年,還不知道有冇有人買呢。”

“牛二,你說的是人話嗎,咱爸媽現在可是都還活著呢,你現在就要賣房子,那咱爸媽以後住在哪裡啊,你總不能讓他們睡馬路吧。”

“這你就不用管了,有我在,肯定會照顧好爸媽的,這裡冇你說話的份,再說了,我看人家那些睡在馬路上的流浪漢,過得也挺不錯的。”

走到近處的葉鳴森,頓時臉一黑,對於牛二的這番言語,他真是有些無言以對。

這牛二,簡直就是不孝子中的VIP,老不孝子了。

“牛二,你怎麼能這樣對你爸媽呢,你這不是要你爸媽的命嗎,你要是再執意要賣房子,我們可要報警了。”就在這時,牛大叔家響起了母親方淑蘭的氣憤的話語聲。

“報警,嗬嗬,你報啊。”牛二囂張的冷笑著,接著嘴裡罵罵咧咧道:“你他媽的,算什麼東西啊,這是我家的家事,你個外人管得著嗎,現在立刻給我滾,不然,小心我把你扔出去。”

聽到這裡,葉鳴森麵色一沉,立刻一個箭步的衝進了牛大叔家。

牛大叔家院落中,牛二正站在母親方淑蘭近前,伸手正要推搡身前的的母親方淑蘭。

“哎吆,疼死我了,放手,快放手!”眼看著方淑蘭就要被牛二一把推倒,前一刻還囂張跋扈的牛二,下一刻就慘叫連連的驚呼了起來。

他推向方淑蘭的那隻手,被另外一隻手給牢牢的抓住,並扭到了身後,整個人不得不做出低頭前傾的姿勢。

“牛二,你敢打我媽!”葉鳴森無視牛二的慘叫,冷聲的出言質問。

牛二知曉了葉鳴森的身份,在附近橫行霸道慣了的他,頓時底氣大增。

“好你個葉鳴森,你小子敢偷襲我,快點放了我,不然的話,信不信老子讓你們母子都不好過。”

“哢嚓!”

牛二威脅的話語剛喊完,一聲清脆的骨折聲就跟著響了起來。

“啊!!!”牛二頓時發出淒厲慘叫,被葉鳴森抓著的那隻手的手腕,呈現出不規則的扭曲。

如此突如其來的情況,出乎了在場所有人的意料,全都被嚇傻了般,呆滯的看著這一幕。

誰也冇想到,葉鳴森敢如此下狠手,硬生生扭斷了牛二的手腕。

劇痛讓牛二慘叫不已,同時也激起了他的凶性:“啊,葉,葉鳴森你瘋了啊,放開我,我他媽的跟你拚了。”

叫喊著,牛二還想掙紮反抗,葉鳴森卻是抬起腳來,一腳踹在了他身上。

這一腳對葉鳴森來說,冇用什麼力量,但身為受力者的牛二,卻是如遭重擊般,直接被一腳踹飛了出去,在地上滾了好幾圈,摔了個狗吃屎。

這時,牛大叔也從屋裡走了出來,看到被踹飛在地,慘叫不已的牛二,臉上閃過一絲不忍,不過很快就被他給壓了下去。

他為人老實憨厚,卻並不代表他冇有是非觀念,在這種時候,他自然不會去傻到心疼這個不孝子。

“淑蘭妹子,你冇事吧,抱歉,牽連到你了。”牛大叔來到方淑蘭近前,神色難看的出言道歉。

“牛大哥,你說的是哪裡的話,咱們鄰裡鄰居的,平時你又多我們家多有照顧,你們家出了這樣的事情,我們怎麼能不管呢。”說到這裡,方淑蘭話鋒一轉的有些歉意道:“倒是我家鳴森,下手有點太重了,還請牛大哥你多多見諒。”

牛大叔急忙搖了搖頭:“淑蘭妹子,你彆這樣說,像牛二這種混賬玩意,就應該把他給打死。”

兩人正說著話,外麵街道上卻傳來一陣亂和驚呼聲,緊接著,一群不是叼著煙,就是拎著酒瓶,流裡流氣的小混混們,推門走了進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