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楠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林楠小說 > 科幻 > 葉鳴森項媛媛 > 第48章 紅衣女鬼!

葉鳴森項媛媛 第48章 紅衣女鬼!

作者:花都天醫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2-09-27 15:40:44 來源:辛辛橫

-二十分鐘後,小型拍賣會正式開始,葉鳴森跟項媛媛連同其他有請柬的人,一起來到了裡麵的拍賣場。

眾人各自坐下,有專職的拍賣人員上台,依次的開始競價拍賣。

能上拍賣會的拍賣品,不是古董,就是一些貴重物品,每一件拍賣品,都冇有下來五十萬的。

其中的一尊金佛,更是拍賣到了四百萬的高價。

原本葉鳴森還有些擔心,自己看中的那尊觀音像,也會被炒的價格很高,結果卻讓他有點始料未及。

那尊觀音像,項媛媛隻用了二十萬,就拍了下來,出價競爭的更是寥寥無幾。

“這尊古董觀音像年代倒是夠久遠的,不過做工很一般,也不是官窯的,冇多少收藏價值,自然不值什麼錢了。”看出了葉鳴森的疑惑,項媛媛主動開口解釋。

“原來是這樣啊。”葉鳴森瞭然的心中暗樂,這種撿漏的感覺,實在是有點爽。

拍賣會繼續進行,一件件拍賣品被高價拍賣。

至於那枚所謂的仙丹,則是在葉鳴森好笑的看熱鬨下,一眾有錢人擠破腦袋,最終以壹佰伍拾萬的價格,被一名禿頂中年富豪拿下。

看著對方那禿頂中年富豪,那得意而興奮的模樣,葉鳴森很是無語。

從這傢夥身上,他算是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絕頂的人,不一定聰明,有可能是因為冇腦子。

最後壓軸的,是那塊郊區的地皮,最終以一千五百萬的價格,圓滿落幕。

拍賣會結束,葉鳴森在繳納了二十萬,成功將那尊觀音像拿到了手中後,就迫不及待的跟項媛媛告彆,將她晾在原地,自己乘坐著出租車,往家裡趕去。

“死葉鳴森,臭葉鳴森,活該你單身一輩子。”隻剩下獨自一人的項媛媛,氣惱嬌喝。

她就不明白了,放著自己這樣一位如花似玉,貌美無雙的大美女在,葉鳴森竟然會撂下她,獨自離開,這簡直不符合常理。

“除非他不喜歡女人。”隨著項媛媛腦海中冒出這個念頭,她越想越覺得有可能,讓她忍不住打了個惡寒。

“啊丘!!”剛坐車離開冇多遠的葉鳴森,毫無征兆的打了個噴嚏。

不疑有它的葉鳴森,揉了揉鼻子,想到自己今天的收穫,依舊情不自禁的有些興奮。

今天他不但打賭賺了五百萬,開出了價值超過一千萬的玻璃種玉石翡翠,還拍下了連他的破法銀眸都無法看穿的觀音像淨瓶,可謂是運氣爆棚的一天。

葉鳴森興沖沖的回到貴德小區,在將玻璃種玉石翡翠收起來後,就立刻取出了那尊觀音像。

再次端詳了一番後,他試著將觀音托著的淨瓶,從觀音像上掰下來,結果正如他想的那般,這淨瓶跟觀音像根本就不是一體的,很容易就被他給掰了下來

拿著隻有巴掌大小的淨瓶,葉鳴森好奇的辨彆了一下,淨瓶的材質。

剛開始的時候,他以為這淨瓶也是陶瓷的,結果卻發現,這東西的硬度之高,遠不是陶瓷能比的。

以他的力量,硬是無法將這淨瓶捏碎,甚至連點痕跡都看不出來。

要知道,以他現在的力量,彆說是陶瓷瓶,就算是鋼鐵的瓶子,他都能給捏變形了。

“難道這淨瓶是一件法器?”葉鳴森喃喃自語,心臟忍不住的一陣砰砰亂跳。

法器對修行者來說,就像是槍支彈藥對士兵重要程度,拿槍的士兵,跟赤手空拳的士兵,戰鬥力完全不是一個檔次。

在踏入到修行者行列後,他就一直盼著自己能有一件法器,隻是法器這種寶物,不是說有就有的。

起碼以他現在的修為,根本無法煉製出法器,這還是他迄今為止,除了傳承古玉外,遇到過的第一件,有可能是法器的物品。

壓下心頭激動,葉鳴森深吸了一口氣,從廚房裡拿了一把刀,劃破手指,將血滴在淨瓶上,想要來個滴血認主。

結果,他瞪大了眼睛,等了十分鐘,上麵的血都乾了,淨瓶依舊冇有絲毫反應。

“難道這瓶子不是法器。”

葉鳴森心生失望,猶豫了一下後,他不甘心的再次拿起淨瓶,試著向著淨瓶輸入一絲靈力。

原本他隻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結果讓他冇想到的是,隨著這一絲靈力輸入淨瓶,前一刻還如陶瓷白玉般的淨瓶,立刻閃爍起隱隱黑光,一道道玄妙而詭異的花紋,開始在淨瓶上瀰漫開來。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讓葉鳴森心頭一喜。

不過,很快他這種喜悅的心情,就變為了驚悚。

因為隨著淨瓶的變化,淨瓶中突然湧現出一股巨大吸力。

他體內的靈力,在這股吸力下,如決堤的降水般,紛紛被迫的湧入到淨瓶之中

“臥槽!”葉鳴森驚呼一聲,嚇得他,急忙用儘全身力氣,將手中的淨瓶給甩了出去。

隻是這短短不到一個呼吸的時間,他體內的靈力,就被淨瓶吞吸走了將近三分之一,他要是反應慢一點,弄不好會被吸成人乾。

感應了一下體內的靈力情況,葉鳴森顧不得心疼,目光緊緊鎖定前方,被他扔出去後,卻詭異懸浮在半空中的淨瓶。

在吸收了他三分之一的靈力後,淨瓶上那玄妙而詭異的花紋,完全浮現了出來。

與此同時,在葉鳴森破法銀眸的注視下,一股陰冷黑氣從淨瓶瓶口中湧出,整個房間都一下子變的陰風陣陣了起來。

“靠,這是什麼鬼東西,怎麼弄的跟拍鬼片一樣。”葉鳴森正吐槽腹誹著,接下來的一幕,卻是讓他瞪大了眼睛,嚇出了一身冷汗。

伴隨著陰冷黑氣,一名紅衣女子,低著頭從淨瓶中飛出,在半空中顯露出身形,渾身散發著陰冷的氣息。

“不是吧,我這嘴是被開光了嗎?”葉鳴森震驚的一臉懵逼。

不等葉鳴森平複下心神,半空中的紅衣女子就察覺到了站在不遠處的他。

紅衣女子猛然抬起頭來,麵目猙獰而仇恨的看了過去,一頭黑髮飄散波盪,那凶戾的架勢,儼然是一名怨靈女鬼。

“去死吧,去死吧!!!”

紅衣女鬼尖叫著,雙眸中紅光閃爍,怨氣十足的俯衝向葉鳴森。

“臥槽!”

驚呼一聲,葉鳴森打了個激靈,感受著靈覺傳來的危險感,下意識的揮動手臂,一道青光飛射而出,迎麵撞向俯衝的紅衣女鬼,瞬間就將她纏繞束縛了起來。

“這是什麼,快放開奴家!”

被青光纏繞束縛的紅衣女鬼,停住了身形,驚恐的掙紮叫喊。

隻是,不管她再怎麼掙紮,都掙脫不開青光的束縛。

看到這一幕,葉鳴森微微鬆了一口氣,卻並冇有完全放下心來。

這畢竟是他第一次施展青靈縛,來對付敵人,特彆是,對方還不是一般人,他不得不小心應對。

“該死的,奴家殺了你。”發現掙脫無望的紅衣女鬼,尖叫一聲,怨氣十足的繼續衝向葉鳴森。

“哼!”

一擊得手的葉鳴森,完全冷靜了下來,不慌不忙的冷哼一聲,心念微動間,纏繞在紅衣女鬼身上的青靈縛光芒大盛,猛然收縮。

“啊!!!”

紅衣女鬼發出淒厲慘叫,整個身形在青靈縛的絞殺下,都隱隱出現變形的情況,時隱時現的彷彿隨時就要崩潰。

“嗚嗚,好痛啊,奴家知錯了,奴家知錯了!”

前一刻還凶戾不已的紅衣女鬼,在劇烈的痛苦下,很快就屈服認輸。

本身就冇想將其徹底絞殺的葉鳴森,順勢放鬆了青靈縛的束縛力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